• 学前教育
  • 小学学习
  • 初中学习
  • 高中学习
  • 语文学习
  • 数学学习
  • 英语学习
  • 作文范文
  • 文科资料
  • 理科资料
  • 文档大全
  • 当前位置: 雅意学习网 > 高中学习 > 正文

    真心赌约_周燕回王奕官方番外19

    时间:2019-04-11 03:18:19 来源: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

      【内容简介】:顾阳从小就爱跟安安唱反调,这次居然赌她能不能得到李慕的真心,还大言不惭的要求,输了就陪他一夜。开玩笑,她怎会这么轻易就认输。可是为什么情况越来越不受控制,她居然开始觉得,就算输了也不错……
      一、赌约
      顾阳有双漂亮得不像个男人的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控着刀叉解决蓝莓慕斯时,像手术台上做手术的医生多过正在吃东西的大律师。
      漂亮精致的甜点被他干净利落地切成小块,再慢条斯理地吃干抹净,竟不留一丝痕迹。陈安安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优雅的吃相,却是怎么看怎么凶残狡诈。
      就和他这人一样。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没有?”顾阳抬起眼,温和地笑着问,“敢不敢跟我赌?”
      “有什么不敢的,你从小和我打赌赢过几次?”陈安安轻蔑地冲他冷笑道,“不过我要加赌注,如果我赢了,你把你妹妹那个什么慈善基金的理事席位让给我。”
      顾阳垂下眼帘,不动声色地道:“安安,我记得你一向对慈善事业兴趣不大。”
      “啰唆!就说你赌不赌吧!”
      “赌,”他笑了,“但是,我同样也要加码。”
      “你说。”
      “陪我一晚怎么样?”顾大律师换下了他招牌式的温和微笑,神色温柔地倾身过来,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输了,与我一夜春宵。”
      陈安安实在很想拿起手边的餐叉在他脸上划个几道,可他这副皮相引得城中多少女人倾心疯狂,她不敢,只好狠狠地用眼睛瞪他。
      顾阳笑得愉悦极了,简直如沐春风,还伸手将她的那份草莓慕斯拖过去。
      一个大男人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爱吃甜食,还怎么吃都不胖,陈安安讨厌死这家伙了!
      午休时间结束,陈安安回到楼上办公室,秘书跟进来,抱了一大堆的文件要她签,陈安安心里浮躁,文件过起来格外慢,好不容易签完了,秘书又送进来一份:“梁小姐的助理刚刚传真来的紧急文件,财务部那边已经提前备好了支票,只等您签字,钱就能立刻划过去了。”
      陈安安抬手就把几页纸扬了一地。
      秘书忙蹲下来捡,口里低声劝她:“只不过走个账罢了,等到年末的时候,还是从梁小姐的分红里面扣掉的。”
      梁氏现在仍是梁飞凡挂名总裁,他的两子一女梁越、顾阳、梁星各持有价值不菲的股份,梁星投入慈善事业的那点钱比起年末她那份分红来说,实在如九牛一毛。为梁氏正面形象作出了贡献,花的又是梁三小姐自己的钱,秘书不明白总经理为什么要生气。
      可她也不敢再劝,陈安安做事的时候刻苦耐劳,发起大小姐脾气来也是刻不容缓的。梁星是总裁最疼爱的小女儿没错,陈安安的爹可是传说中的陈遇白——当年梁氏六少叱咤风云之时,以老大梁飞凡为首不假,但所有人都知道腹黑三少陈遇白才是最可怕的那个,他伸手一扶眼镜,整座G市都要风云失色。看陈安安自己就知道了,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刚刚毕业,短短几年一路拼到梁氏总经理的位置,梁氏六少各有子女,只有这一个在商场锋芒毕露,可见遗传基因有多么强大。
      秘书小心翼翼地带上门出去,陈安安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仍觉得心里不爽,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蓝天白云平复心情。
      她忍不住给李慕打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风声,李慕说他刚才在追踪一只怀孕的受伤母豹。
      陈安安望着自己触目所见林立的高楼,与脚底下大街上的车流,心中止不住地惆怅起来。远远的,李慕的同伴在电话那头叫他,陈安安连忙说:“你去忙吧。注意安全啊。”
      李慕应了一声,却没有挂断电话,反而问:“你好像心情不好,是不是又和顾阳打了什么奇怪的赌?”父辈是异姓兄弟一同打拼江山,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陈安安和顾阳见面就斗嘴吵架,打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赌,李慕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的声音从千万里之外的非洲大草原传来,却如同人在身侧一般……何止在身侧,简直是在心头。
      陈安安浮躁的心宁静了许多,听着他那头传来的草原风声,轻声问他:“李慕,你什么时候回来?”
      李慕说摄影展在下个月举行,他一定在那之前赶回来。
      “我等你回来。”陈安安觉得身体变轻了,心轻飘飘的,很愉悦。挂了电话后,她给顾阳发短信,告诉那家伙李慕下个月之前就会回来,他一回来赌局就开始。
      顾阳只回了四个字:“等着睡你。”
      二、回归
      几天后顾阳来陈家吃饭,因为是周末,陈家四口都在家,陈太太见顾阳来了很高兴,表示要亲自下厨,陈家小女儿陈小小闻言小脸发绿,跳起来就要反对,对面沙发上陈遇白缓缓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后冷光一闪。
      顿时,陈小小如泄了气的皮球弹回沙发里,抱着个靠枕滚来滚去地哀号:“姐姐!你们大人谈恋爱为什么不去外面呢?跑来家里有什么意思啊?当着爸爸妈妈和纯洁的我,你们能做什么呢?”
      陈安安正在旁边偏厅里打工作电话,掐了电话就要出去揍陈小小,可刚到门口被顾阳堵了个正着,她借着向前冲的势头在他脚上重重地踩了一下,疼得顾阳直皱眉,伸手就去捏她的脸,两个人差点又打起来。
      陈太太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做晚饭,陈遇白心情很好地在客厅等吃饭,一边等一边和顾阳下着棋,一个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冰山三少,一个是眼下风靡G市的辣手大状,两枚优质腹黑帅你来我往地斗法,颇为赏心悦目。
      不知道顾阳是不敢赢呢,还是真的赢不了,反正一直以很小的比分落后,直至比赛结束。陈小小为老爹加油助威,陈安安就坐在顾阳这边的沙发扶手上,在他背后偷偷用食指戳他精瘦的腰,他正一本正经地向陈遇白求教取经,痒得整个人都僵住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细听那声音都在飘,陈安安心中大乐。
      忽然,陈遇白抬头,看似不经意地瞥了大女儿一眼,陈安安本来玩得正开心,瞬间背上一冷,手一缩,跑掉了。
      开饭后,顾阳就开始报复找茬儿:“安安,尝尝糖醋排骨,真的很好吃。”
      说着,他夹了一块到她碗里。
      陈太太的手艺几十年如一日的惨绝人寰,全家只有陈遇白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捧场。陈家两姐妹都在不动声色地喝鲜奶,陈小小望着姐姐碗里焦黑的排骨,幸灾乐祸地笑弯了眼睛。
      陈安安瞪了妹妹一眼,咬了一口排骨,嚼了半天好不容易将那块肉咽下去,立刻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最大的回敬他:“好吃你就多吃几块啊!吃吧!”

    相关热词搜索: 真心

    • 文档大全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