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前教育
  • 小学学习
  • 初中学习
  • 高中学习
  • 语文学习
  • 数学学习
  • 英语学习
  • 作文范文
  • 文科资料
  • 理科资料
  • 当前位置: 雅意学习网 > 英语学习 > 正文

    李白曾是山东济宁的入赘女婿?|李白入赘

    时间:2019-03-30 03:26:05 来源: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

      李白是个喜欢漫游的人,他从18岁到62岁,每年都要出去漫游一阵子。有很多地方他是一去再去,譬如扬州,譬如武汉,譬如太原,譬如开封,去了就住下来,住烦了再离开,隔不了几年,又故地重游。
      李白还是个四海为家的人。他一生中至少成过四次家,最初招赘在湖北安陆,娶了已故宰相许圉师的孙女,生下一子一女;许氏死后,他跟一刘姓女士同居;后来又在山东济宁跟另一不知姓名的女士同居(村野也传是入赘),并生了一个儿子;后来他又跟山东那位女士分手,在河南开封再度入赘,娶了已故宰相宗楚客的孙女。
      他的家乡可能在四川绵州,也可能在吉尔吉斯斯坦,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真正的家乡,或者说每一个漫游的地方都曾经是他的家乡。
      像李白这样的生活,肯定离不开钱,因为走陆路要雇车,走水路要雇船,即使李白武功高强,能够陆地飞腾、登萍渡水,他也得住店、打尖,而住店打尖是不能不给钱的。他又酗酒,买酒也得花钱。走路久了,鞋子磨破了,得买新的;秋去冬来,衣衫单寒,得买棉衣。
      那么,李白哪来的钱呢?
      富爸爸只是传说
      传说中,李白有个富爸爸。他爸爸名叫李客,是个富商,富甲巴蜀,做的是丝绸生意。其依据,是唐朝人李阳冰写的《唐李翰林草堂集序》。在这个序文中,李阳冰写道:“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九世孙。蝉联珪组,世为显著。中叶非罪,谪居条支,易名与姓。然自穷蝉至舜,五世为庶,累世不大曜,亦可叹焉。神龙之始,逃归于蜀。”基于此,有人分析说,李白既然是凉武昭王之后,原籍又在西域碎叶城,那么必定是昭武古国的遗民。昭武古国以粟特人为主,所以李白的父亲李客也应该是粟特人。粟特人擅长做生意,所以李客也可能擅长做生意。粟特人主要做丝绸贸易,所以李客可能也做丝绸贸易。丝绸贸易利润不小,所以李客应该是富商。这个富商后来“逃归于蜀”,把家搬到了四川,所以他应该是四川首富。
      用肚脐眼儿都能想明白,上述分析根本不靠谱。
      还有人推断,李客做的不是丝绸生意,是盐铁生意,兼营银矿。为啥呢?因为李白的故乡四川绵州是唐朝著名的盐铁产地,李客放着盐铁生意不干,干嘛去经营丝绸贸易?李白成年后,曾经多次到安徽贵池漫游,贵池当时是银矿产地,李白到这儿来,应该不是旅游,而是在为父亲的银矿生意做考察。
      这更不靠谱了。您知道,李白还多次到扬州漫游,扬州当时红灯区很有名,照上述逻辑,李白到扬州来恐怕也不是为了旅游,而是在帮父亲经营妓院,所以李客不光是丝绸巨人、盐铁富商、银矿老板,还涉足了类似天上人间那样的第三产业。李白有《秋浦歌》道:“秋浦津驼鸟,人间天上稀。山鸡羞渌水,不敢照毛衣。”这“人间天上”就是“天上人间”吗?
      负责任地说,李白的爸爸或许是个有钱人,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条证据有说服力。
      炼丹不能发财
      关于李白漫游的经济来源,还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说法:李白擅长炼丹,炼成的丹药可以卖钱。
      李白炼丹,这是真事儿。从东汉到唐末,方术一直长盛不衰,知识分子迷信的多,不迷信的少,为了成仙得道或益寿延年,学起秦始皇,大服丹药,到魏晋,风气更盛,那帮所谓的“魏晋名士”,吃疯药,喝大酒,把钟乳石磨碎当口香糖吃,不是为了什么“逃避官场”,“任情率性”,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可以成仙,至少能够益寿。唐朝文学界的几个大腕,韩愈、贺知章、李白,中毒也不浅,韩愈吃硫磺吃到暴毙,贺知章以八十岁高龄扯起丹炉大炼仙药,李白比韩愈和贺知章还痴迷于神仙之术。
      问题是,古来方士炼丹,如果不为哄骗皇帝和高官显贵以牟取利益的话,其丹药炼成都是自己服用的。从李白诗集里,看不出他靠道术诈骗的迹象,真有这种迹象的话,李白就不是李白,而是李一了。炼成丹药自己服用,自然谈不上卖丹换钱,进而也谈不上李白以炼丹为经济来源。
      相反,炼丹倒极可能花去李白大量钱财。因为炼丹的原料,主要是水银、朱砂、云母、硫磺、硝石、鹿茸、虎骨以及婴儿的胎盘,这些原料,无一不贵,如果一没积蓄,二没赞助,想炼丹,怕很难。古代方士炼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浪漫。李白之前,炼丹界有一“白石先生”,手头儿紧张,没钱买原料,搞起畜牧业,当了十多年养猪专业户,努力节衣缩食,攒下很多钱,然后大买朱砂,炼成丹药。东汉那位有名的道士张道陵,传说成道前得到一张龙虎大丹配方,想试验试验,也买不起原料,不得已,广收弟子,用收到的学费完成了炼丹梦。
      谁说李白吃软饭
      还有一说法:李白两次入赘宰相府,其漫游经费应该得到过岳父家的资助。
      李白两次入赘,这话不错,但并非入赘宰相府。他第一次入赘到许圉师家,许圉师做过宰相,可在李白入赘许家之时,许圉师已经去世半个世纪,他的儿孙未必也是达官显贵。即使是达官显贵,也未必有很多积蓄。南北朝时有鹿悆、孙谦、裴昭明三人,历任县令、郡守、刺史等地方长官,由于居官清廉,连房子都买不起,携家带口租房居住。唐朝官俸不比南朝优厚,假如一个官员清廉不贪,想攒下很多钱,也很困难。再退一步说,即使许圉师以及其儿孙有很多积蓄,他们也未必会拿来资助李白这个赘婿的漫游生活。
      李白第二次入赘到宗楚客家,宗楚客也做过宰相,问题是,他这个宰相还不如许圉师,许某虽然几次获罪,但总算被皇帝看重,没被抄家;而宗楚客却因为在政治上站错队,依附唐玄宗的死对头安乐公主、韦皇后和武三思,最后被唐玄宗砍了脑袋,亲属遭到株连,家产也被充公。李白与宗楚客的孙女成婚时,宗家早已败落,即使宗氏想资助丈夫漫游,恐怕也有心无力。
      咱们也不能完全排除李白受许、宗两家资助的可能,只是现在看起来,这个可能性并不很大。所以如果您说李白吃软饭,花老婆的钱,我不敢苟同,因为证据不足。
      李白自己的收入
      可以肯定的是,李白曾经有过固定收入:做翰林时的薪水。
      李白在天宝二年入翰林院,当时四十多岁,做的是翰林供奉。翰林供奉的月薪相当于九品京官。唐玄宗天宝年间,九品京官每月基本工资(料钱)是1050文,餐饮补贴(食料)是250文,其他补贴(杂用)是200文,勤务补贴每月417文。把这些项目加一块儿,每月总计1917文。
      这时候,长安城一斗米(当时一斗有6000毫升,斗米约重5公斤)要价10文,在长安妓院吃一席花酒,需要300文,买一斤牛肉需要50文,一枚鸡蛋则仅售0.3文。由上述物价可以估算出当时一文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人民币5角钱。李白月薪1917文,仅相当于人民币958元。这点儿钱甭说供他漫游,连喝酒都不够。
      当然,除了这点儿基本工资,李白还能从唐玄宗那里得到大笔赏赐(文词之臣靠赏赐生活是唐朝惯例),他本人多次给富商写墓志铭,肯定也能得到大笔稿费(古时墓志铭润格很高)。
      朋友的馈赠
      除了自己有一些收入外,李白漫游时,还受过多人赞助。
      “赞助”这个词儿或许太大,我们换成“馈赠”。接受馈赠的人,当然是李白。馈赠者,有李白的朋友,有他的粉丝,也有欣赏他的一些官员
      例如僧人中孚,赠过李白名贵茶叶;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山东公务员,赠过李白一斗酒和两条鱼;官员,像太子詹事张镐,在李白流放夜郎途中,专门派人寄给李白两套衣服;还有一个复姓宇文的县尉,送给李白一副精致的书筒;一个姓张的司马,送给李白一副墨锭;一个姓殷的副市长或副县长,送过李白一件皮衣。
      诸如此类的馈赠,在李白诗集里能找到很多。我估计,应该也有人送过李白钱,只是提钱太俗,没有茶叶啊、书筒啊、墨锭啊这些赠品显得风雅,所以李白不愿意在诗里提罢了。
      
      摘自 《济南时报》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