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前教育
  • 小学学习
  • 初中学习
  • 高中学习
  • 语文学习
  • 数学学习
  • 英语学习
  • 作文范文
  • 文科资料
  • 理科资料
  • 当前位置: 雅意学习网 > 小学学习 > 正文

    英汉相对无主句的特征和功能比较:英汉长句的不同特征

    时间:2020-03-26 07:49:28 来源: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

      【摘要】无主句被认为是汉语言的特色之一。多数学者认为英语注重形合,比较突出主语,因此英语不存在无主句。事实上,特定情况下英语语言中亦存在大量相对无主语现象。针对这种语言现象,笔者试提出“相对无主句”概念,并从语言结构特征和功能角度对英汉语言的相对无主语现象进行对比分析。
      【关键词】无主语;相对无主句;主语省略;英汉对比;语用功能
      
      1、“无主句”的相对与绝对概念
      汉语的无主语现象在语言学界几乎是被公认的。然而,“无主句”的概念界定却观点不一。上世纪八十年代,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语法理论衍生了空语类(empty category)现象研究流派。其中,学者徐烈炯(1994) 这样论述:“对于有语法、语义作用而无语音形式的语言成分,生成语法学家称为空语类,其他学派用省略等别的名称。” 这一论点表明,无主句除了被纳入空语类之外,在其他研究领域则可能被冠以“省略句”等名称。有人把无主句类型分为“省略” 和“脱落”两种情形,即:句法空位(主语脱落)和语用空位(主语省略)两类(董立,2002);也有学者把汉语无主句的空主语现象细分为四种类型:省略型、隐含型、移位型和零形式型(周慧霞,2009)。以上观点都把“省略”作为无主句的现象之一。然而,多数中国汉语法学家却主张主语省略句不在无主句之列,且明确提出“省略主语的句子不属于无主句”(董绍克等,1996;马文熙等,2004)。他们所定义的“无主句”专指“说不出或不必说出确切主语的句子”。这种无主句一般由谓词或谓词性短语构成(董绍克等,1996;马文熙等,2004),例如“下雨了”、“全力以赴做好防震工作”等。
      尽管汉语空主语现象的分类和定义存在明显分歧,但汉语允许主语缺空的现象基本上得到语言学界和翻译界的公认。而英语却被认为是典型的非主语脱落语言,主语一般必不可少(许敏,2005;柏桦、李丽玲,2008;曾小红,2007);但是,在某些特定环境下,英语允许主语省略而造成主语空位现象。但同时又有人提出截然不同的观点:“英语不允许主语省略”,并否认“英语中存在无主句”(梁丽,2008:20;葛维雷,2001:36 )。笔者对这一观点持怀疑态度--因为无论在现实交际或者文学作品中,“主语省略”的现象客观存在。这足以说明英语和汉语存在一种共同的无主语现象,即:相对无主语现象。这种“无主语”只是相对于完整的主谓结构而言;表面上句中没有主语的显性存在,但读者从交际环境和上下文中即可明确主语所指的内容和对象。
      本文认为,尽管两种语言对主语脱落的允许程度明显不同,但两者都存在无主语句,只不过主语的相对隐秘性(或:可循性)程度不同。因此,本文支持徐烈炯(1994)等学者的观点,认为同一种无主语现象可能存在名称上的不同;并主张把主语省略句纳入“相对无主句”的范畴,以此来区分那些无法说出确切主语的“绝对无主句”。绝对无主句中,主语隐秘性较强,往往无从识辨;相对无主句中,主语的语用功能较强,可循性程度较高,根据语境和前后上下文就可确认。由于相对无主句是英汉语言共有的语言现象,探讨它们在主要特征和语用功能上的异同有助于深入了解两种语言的表达特点并发现其中的规律。
      2、英汉相对无主句特征和功能比较
      顾名思义,相对无主句是相对于主谓分明的句子而言;表面上主语出现空位,而事实上主语以隐形方式存在。这种现象一般是由于主语省略而造成的。英汉相对无主句在出现的场合特征、情境特征、句式特征和语用功能上既有同质性特点也有异质之别。
       2.1.英语相对无主句的特征和功能
      英语相对无主句现象存在于文学作品和现实生活中。产生的前提往往是主语不用提及但也很明确,即:以共知为前提。例如,在祈使句中,主语you往往是共知的, 不必提及或明说,因而省略;在复合句或并列句中,主句和子句(或非主句)的动作施事者为同一主语时,主语通常可被省略。
      试看例1):
       [ ]Hold fast to your dreams
      For if dreams die
      Life is a broken-winged bird
      That cannot fly.
      (Langston Hughes, Dreams)
      参考译文:
      [ ]紧紧抓住梦想,
      因为如果梦想消亡,
      生命便如折翼的鸟儿,
      无法展翅翱翔。
      ( 俞敏洪《希望长着翅膀》第77页)
      例1)“[ ]Hold fast to your dreams”中主语没有直接出现, 但下文紧接着出现的物主代词“your”暗示了省略的主语为“You”;另外,由于此句具有劝慰告诫的语用功能,是一个明显的祈使句。因此,即便没有 “your”一词,读者仍然会明确这里的主语所指。值得注意的是,其对应汉语译文第一句也是一个具有祈使功能的句子,主语 “你”也被省略。
       再如例2):
      The first snow came. How beautiful it was, [ ] falling so silently, all day long, all night long, on the mountains, on the meadows, on the roofs of the living, on the graves of the dead!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The First Snow)
      参考译文:
      第一场雪降临了。 [ ]真美啊!整日整夜,[ ]悄无声息地飘落,[ ]落在高山上,[ ]落在草地上,[ ]落在生者地房顶上,[ ]落在逝者地坟茔上。
      ( 俞敏洪《希望长着翅膀》第64页)
      例2)中总共出现了三个动词:come(came), be(was),fall(falling)。其中,非主句中fall的主语和主句动词be(was)是同一主语。因此,主语“it“被略去。作者把本来需用完整的主谓句“it was falling so silently”来陈述的句子改用分词结构“falling so silently”来代替,既不影响读者理解和语意表达,又使得语言简洁明快;而且写景状物的抒情效果得以彰显。值得注意的是,英文原作只有一处主语省略,雪花飘落漫山遍野的意境是通过反复多次使用了充当地点状语的介词短语和充当时间状语的副词短语来创设的;汉语译文中则五次通过动词“落”的循环反复使用来展现由于漫山遍野的雪花飞落产生的意境美,而五处动词前的主语“它(即:雪)”全被省略!此外,原句中的 “How beautiful it was”汉译之后为“[ ]真美啊”��主语“它”也被省略。汉语的意合功能和无主句的使用频度之高可见一斑。
       再看例3):
       Scarlett:“You’ll never take my child out of this house.”
      Rhett:“[ ] My child too, Mrs. Butler…”
      (Margrett Mitchell, Gone with the Wind)
      参考译文:
       斯佳丽:“你永远也休想把我的孩子带出这个家去。”
      瑞特: “[] 也是我的孩子嘛,巴特勒太太…… ”
      (中国戏剧出版社《飘》)
      Scarlett和Rhett两人在为争夺女儿Bonnie争吵 。Rhett没有明确地说“[She (is) ] my child”, 而是省略主语,只保留了My child一个名词性短语,但在特定交际环境下,双方都很明确对方的用意并很清楚双方的陈述主体,所以即便省略了主语仍丝毫不妨碍沟通。在特定交际环境中,这种由于双方共知而略去主语,采用貌似无主语的相对无主句的现象在英汉两种语言里都比较常见。
       英语的相对无主语现象除了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在现实交际语中更是频频出现(见例4)。
      例4):
      A.[You]Shut up!
      B. [You] Sit down, please.
      C.[Do you]Wanna a drink?
      D.Why [do] not [you ] take a seat?
      E. [It]Sounds interesting, doesn’t it?
      F.[I ]Haven’t seen you for ages!
      G.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seeing you soon.
      H.How nice [it is] !
      I. While [I was] sitting there, I heard someone calling me.
      以上例句中“[ ]”里的主语原本都是空缺的, 但由于交际双方都明确缺位的主语具体所指,因而无需刻意挑明,主语即便被省略也毫不影响沟通。省略后的句子在句式结构上显得简洁明快;在语用功能上更加突出语意主体和交际目的本身。
      例4)各句表明,英语相对无主句除了有较为常见的表祈使功能的祈使句式(如A、B和前面的例1),也有陈述事实的陈述句(如E、G等),还有表建议、邀请或质问等功能的疑问句式(如c和d)或具有感叹色彩的感叹句(如F、H及例2),可以是仅含有一个谓语动词的简单句式, 如A、B、C、D、F等例句, 也可以是含有两个动词以上的复合句式,如E和I。
      需要说明的是,有些相对无主句仅仅省略了主语本身;但由于英语是形合语言,非常注重句法规范,动词的变化丰富。因此,有时省略了主语后,原来句中的某些成分也需要省略(如助动词be或do等)或改变形式(例如采用非谓语动词形式等)以适应英语严谨的句法结构要求,尤其是在疑问句(如C,D)和复合句中(如I)。I句中,主语“I”被省略后,助动词was同时被省略。这样,原来的谓语性动词结构was sitting演变为从属于主要动词heard的非谓语动词形式,即:分词,用来作为伴随状语。再如,
      When [you are]taking with a stranger for the first time, you’d better try to be polite.
      其中,子句的主语you和助动词be同时被省略;talking 被作为非谓语动词(伴随状语)使用。
      2.2 汉语相对无主句的特征和功能
      与英语相类似, 汉语文学作品中可以发现相对无主句的存在。试看以下例句:
      例5)[]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戴望舒《雨巷》第一节)
      例6)[]已经过了大喜大悲的岁月,[]已经过了伤感流泪的年华, []知道了聚散原来是这样的自然和顺理成章, []懂得这点,[]便懂得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温馨, 离别便也是欢喜。
      (选自杏林子《朋友和其他》)
      例7)[] 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 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
      (宗璞《紫藤萝瀑布》)
      例8) 秋天[] 一定要住北平。
      (老舍《住的梦》)
      上述例句均选自著名汉语文学作品片断,体裁诗歌或散文,抒情色彩较浓。由于叙述主体“我”的语用功能非常明确,同时为了产生特殊的语言效果,作者们略去了所有谓词的主语, 产生了相对无主语现象。例5)中,谓词“撑”、“彷徨”的主语“我”尽管被省去,但其作为动作施事者的语用功能仍显而易见。主语的隐形存在不仅没有影响语意表达,反而萌生了一种模糊的朦胧美,好比一幅水墨画,虽线条模糊而意境幽深。
      对比而言,汉语无主句例5)与英语无主句例1)同为诗歌体裁,同样出现了相对无主句,但其各自的成因和语用功能差异十分明显。Langston Hughes的Dreams 一诗中,“[ ]Hold fast to your dreams”之所以省略主语,是由于此句有劝慰或励志式的祈使功能;根据英语的表达习惯和句法功能需要,祈使句一般不需加上主语,因而被省略;而戴望舒的《雨巷》一诗中,“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之所以省略主语,主要出于诗意功能和表述效果的需要,或者说是意境效果的需要,把主语做模糊处理,创造一种模糊朦胧、若隐若现的意境之美。
      例6)的完整主谓结构本应为:
       [我]已经过了大喜大悲的岁月,[我 ]已经过了伤感流泪的年华, [ 我 ]知道了聚散原来是这样的自然和顺理成章, [我 ]懂得这点,[我 ]便懂得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温馨, 离别便也是欢喜。
      与原作相比,补全了主语后的例2) 整个片断在结构上明显臃肿繁复,抒情味道显然也不如原来的无主句那样琅琅上口、自然流畅、娓娓动听且味汁浓厚。
      例7)比较复杂些。片断中每个谓词的主语并非一致。句中有四处用到谓词“见”字,四处都省略了主语“我”;而下文“[]像一条瀑布”和“[]从空中垂下” 中则承前省略了“它(即:藤萝)”。主语不同,而整个片断无一处有主语的显性存在,但作者充分发挥了汉语的意合功能:形简神凝,繁而不乱,前呼后应,一气呵成。这一点证好地说明了汉语以意统形的内在衔接功能。
      例5)、例6)和例7)均为在复合句中出现了相对无主句。但与英语不同的是,以上汉语相对无主句中,不仅非主句谓词前的主语被省略,如“[]撑着油纸伞”,主句的主语也被省略 ,即“[]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上述三个例句中甚至根本没有一处主语的物理性存在,但其意合功能恰到好处地烘托出主语省略的朦胧意境。这是英语相对无主句在功能上无与伦比的。从例 2)和例4)中的I句,可以看出,英语复合句至少要在主干句中突出主语的存在, 此处的一般主语绝对不能省略(祈使句等特殊情况除外)。汉语的多动词复合句中,却可连续、频繁地省略主语(如例6)和例7)。
      例8)中老舍先生以“秋天[] 一定要住北平”一个单句来抒发自己关于“住的梦”想。 主语“我”字被略去,因为没有必要提及��作者在全文自始至终都在谈论自己的(而非他人的)梦想。加上主语则显得冗余。主语“我”的语用功能显而易见。但假如此句出现在交际场合(无论是口语交际还是书面交际),主语所指就另当别论。例如在交际环境下,其中一人曰,“秋天[] 一定要住北平”。这里的主语可能会是“我们”��假如是一对夫妇在商谈选择住地;也有可能指“你”��假如说话人是在给对方提建议。在交际环境下,主语如果是共知的,便无需提及。这跟英语的相对无主句使用前提具有共性。但由于交流对象不同,叙述主体不同,同一省略句在不同语境下会有不同的语用功能:或自我抒情、或共同协商、或建议对方等等。这说明汉语相对无主句的语用功能与语境之间的联系极为密切。同一省略现象在不同语境下的多功能特性在英语中不太多见。在句式特征和交际功能上,汉语和英语的相对无主句具有相似性。试比较例4)与以下各句:
      a.[你]闭嘴!
      b. [你] 进来吧。
      c. [你]想来杯水吗?
      d. [你]咋不坐会呢?
      e.[这]听起来很有意思, 不是吗?
      f.[我们]已多年没见。
      g. [我] 盼着早点见到你。
      h. [它/电影]太好看了!
      i.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 我还在读小学。
      j. 快七点了, [ 他(们)/你(们)]怎么还没来呢?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汉英两种语言的相对无主句在句式特征及其交际功能上具有较高的同质性。和英语一样,汉语相对无主句既有表祈使功能(如a、b)和陈述功能(如f、g)的相对无主句;以及表达感叹(如h)或疑问语气(如d)的相对无主句;也有在复合句中因主从句主语一致而省略主语的现象(如例句i)。通过比较,似乎也可看出,就单句而言,汉语相对无主句的主语省略比较灵活,一般来说,任何人称的主语在任何句式中都可能出现省略。例如e、h和j等;而英语中第三人称主语(如she,he,they,Tom 等)除了在复合句中可以被省略外, 在简单句中被省略的几率相对来说比较小。但是,假如上下文语境(比如在对话中)可以产生出主语被共知的情境,这个主语即可以被略去不提,例如:
       -Have you seen Tom? Where is he?
      - [ He is] In the kitchen.
      
      3、结语
      综上所述,英汉相对无主句在场合特征、情景特征、句式特征上具有相似性:存在于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以及现实交际场合中的真实语言中。就句式结构特征而言,英汉相对无主句都兼有简单句或复合句等类型。比较中发现,因主语共知而被省略的现象在英汉两种语言中都比较常见;不同的是,汉语相对无主句的出现频率似乎远高于英语,汉语中可在同一句中多处省略主语,甚至完全不用主语, 而且不受动词形式的约束;而英语复合句中,主干句主语一般不能省略;而且子句中一旦要省略主语,往往还涉及到实义动词及助动词的变化。因此,英语相对无主句的句式形合特征明显而相对比较复杂。
      在语用功能上,英汉相对无主句也有相似特点。从语气上而言,都具有祈使功能、陈述功能、疑问功能和感叹功能等,表达命令、建议、邀请、吩咐、感叹等感情色彩。然而,通过英汉文学作品中相对无主句的对比不难发现,汉语相对无主句的语用功能不仅仅停留在字面或句子层次上,而是更加体现语篇和意境功能上-这是英语的相对无主句不能比拟的。
      通过汉英无主句现象的对比,我们可以进一步清晰地理解以意驭形的汉语言和以形制意的英语在句式特征和语用功能上的异同,这对于探索两种语言之间的联系和转换规律,进一步促进语际间的沟通交流具有一定实用价值。
      参考文献:
      1.张思洁,张柏然.形合与意合的哲学思维反思[J].中国翻译.2001(4) .
      2.胡菊兰.论中英思维模式与英汉语不同的句式特点[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6).
      3.李志岭.汉字、欧洲字母文字与中西思维方式的关系[J]. 外语教学.2002(3).
      4.周异助,谭旭伦.汉语意合与英语形合的哲学透视[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2) .
      5.柏桦, 李丽玲.脱落参数与中英文对比研究[J].兰州交通大学学报 .2008(2)
      6.葛维雷. 汉语无主句的英译及语言对比[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2001(2)
      7.曾小红. 现代汉语无主句与比译问题[J]. 求索 .2007(7)
      8.许敏. 空主语参数和汉语的无主句[J].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 4卷 3期
      9.周慧霞.从空语类现象看汉语无主句英译[J]. 疯狂英语(教师版).2009(2)
      10. 徐烈炯.与空语类有关的汉语语法现象[J].中国语文.1994(5).
      11. 董立.从汉英无主句看pro-drop参数:--对乔姆斯基语言类型划分的一点再思考[J].山东师大外国语学院学报.2002(4)
      12. 钱春杭.汉语中空位主语和宾语及控制理论[J].浙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2)
      13. 董绍克等主编.汉语知识词典[M]. 警官教育出版社.1996
      14. 马文熙等主编.古汉语知识词典[M]. 中华书局. 2004
      15. 张书健.汉语无主句英译技巧初探[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07(3)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