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前教育
  • 小学学习
  • 初中学习
  • 高中学习
  • 语文学习
  • 数学学习
  • 英语学习
  • 作文范文
  • 文科资料
  • 理科资料
  • 当前位置: 雅意学习网 > 高中学习 > 正文

    幼儿园塔克小故事【“幸运塔克”的故事】

    时间:2019-05-20 03:24:25 来源: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

      他在二战期间征战于英国皇家空军麾下,他是一位极具魅力的尖子飞行员。罗伯特?斯坦福?塔克在空中以“勇猛无畏”而闻名,在地面上又以“善待战友”而著称。尽管塔克于1942年初便被击落,被迫以战俘的身份度过二战的剩余时光,但他依旧以29个确认击落战果和8个可能战果的成绩,排名英国皇家空军王牌榜第8位。
      显而易见的是,塔克的战斗生涯与幸运相伴—— 曾经被击伤、曾经被打爆座机、曾经仓皇跳伞、曾经漂流英吉利海峡、曾经被俘……但坏运气似乎都只与他“擦肩而过”,最终还是有惊无险。无怪乎,皇家空军战友们都以他的姓氏为谐音,略带羡慕地戏称他为“幸运塔克”(Tuck"s Luck)。
      从海上到空中
      1916年7月1日,塔克出生于伦敦地区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在接受了基本教育之后,1932年,16岁的塔克加入了皇家海军的商船队,开始了自己短暂的海军服役期。
      按说能够加盟皇家海军这个传统海上霸主,似乎应该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但实际上塔克感受到的更多是无聊—— 供职的并非威武的战列舰,而是名为“马可尼”号的海军冷冻物资船。于是,在货船出海航行的时光,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一名年轻水手倚在栏杆上,架着一支传统的李?恩菲尔德步枪,朝着目力所及的鲨鱼群射击,他就是塔克。
      因此,当塔克无意间从1935年9月的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时,立即被彻底吸引住了。那则广告写道“和皇家空军一同飞翔吧!”在那一年,英国皇家空军还只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军事组织—— 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皇家空军奉行极严格的选拔制度,造成的局面就是“应征者众,通过者少”。
      不过,“幸运塔克”从此开始显现“神迹”,他顺利地通过了书面测试、严格体检以及5名军官主持的面试。报名应征两周之后,塔克接到了一封发自英国航空部的公函:你已获准进行飞行训练。
      兴高采烈的塔克赶赴第3飞行训练学校报到,然后便开始在阿芙洛“教师”双座教练机上接受培训。当年10月24日,塔克完成一次历时15分钟的出色飞行以及随后的平稳降落,打动了教官,从而获准在几分钟后再次飞上蓝天—— 这是他的第一次单飞。
      1936年8月,学成毕业的塔克被分配到皇家空军第65战斗机中队,在那里得到了自己的第一架战斗机:由格洛斯特公司制造的“角斗士”双翼战斗机。在接下来的两年岁月里,凭借着“爱冒险的天性”和“强烈的自尊心”,塔克逐渐形成了大胆无畏的飞行风格,并被中队长评价为“中队里最出色的飞行员”。
      大难不死有后福
      就在这“一帆风顺”的发展过程中,危机在1938年1月18日悄然来临。
      那天,第65战斗机中队派出一个三机编队进行例行飞行,当这3架“角斗士”飞到900米高度时,突然遭遇一阵乱流的强烈袭击。由于编队内三机的距离太近,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它们瞬间撞到一起,塔克座机的螺旋桨猛地切进了另一架“角斗士”的座舱,造成战友加斯克尔当场身亡!塔克的座机则是机翼当即折断,一头撞向地面,虽然勉强跳伞成功,但他的面部仍被翼间拉索严重划伤,从此在脸上留下了一道永久的疤痕。
      这当然是一次不幸,但塔克还是比较幸运的,他在医院里顽强地活了下来,重上蓝天。而这次事故对于塔克的意义在于,迫使他从心理上改变了飞行风格:依然保持着那股勇猛的劲头不变,但却不会采取不必要的冒险了。他这样对友人说:“在不可预料的事故面前,优秀飞行员和菜鸟的伤亡概率是一样的。”
      同年9月,大难不死的塔克晋升中尉。三个月后,他被选中接受英国皇家空军最新式的“喷火”Mk I型战斗机的训练。那是完全不同于“角斗士”的强悍战机,塔克一接触“喷火”便深深地爱上了它。等到塔克于1939年1月9日返回原中队时,已经名列皇家空军第一批合格的“喷火”飞行员之中。
      二战烽火在几个月后正式点燃,然而出于种种原因,塔克和同中队的战友们却迟迟未能获得上阵机会。直到德军全面入侵西线前夕的5月1日,塔克才奉命转调全面换装“喷火”的第92中队,担任小队长。但直到23日,这个中队才和另外三个“喷火”中队一道赶赴敦刻尔克上空作战,而此时英国远征军正全力以赴着著名的海上生死大逃亡!
      虽然来得迟,却不妨碍塔克旗开得胜。这天上午10点30分,他同战友一道升空巡逻,迅速编成了紧密的V字形编队。事实上,塔克不喜欢这种紧密的阵形—— 战机之间的距离太近,以致他能看清楚友机飞行员的面容,这不由得令他记起那次悲惨的撞机经历。不过,当德军的Bf109出现时,塔克心中的阴影被迅速驱散,立即迎上去战斗。
      很快,塔克咬住了1架敌机,在逼近至450米距离时,“喷火”的8挺7.7毫米航空机枪全力开火。随着火舌直窜而出,敌机右翼重伤,那架德国Bf109很快被打得进入失速螺旋,拖烟下坠了。塔克驾机穿越云层,紧紧注视着目标的坠毁全过程,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个空战战果,据说这样眼观全程能给他带来“极大的满足”。
      “不同寻常的勇气”
      继5月23日上午首开记录之后,塔克在当天下午再度上阵,第二次杀向敦刻尔克上空。这次的来敌是德国双发战斗机Bf110,而且数量多达30架,不过“喷火”飞行员们毫无惧色,迎面冲上。
      塔克很快就击落了1架Bf110,而在攻击第2架时有点惊险,差点就和目标相撞。之后,塔克紧紧咬住了这架敌机的机尾,穷击不舍,两者不断降低高度,一度达到“掠过屋顶”的程度。一番惊险“飚速”之后,那架德国Bf110终于支持不住,机毁人亡,塔克则“按惯例”盘旋着察看敌机情况,却险些被高压电线缠上!
      在上阵的第一天就打下3架敌机,接着全身而退,塔克可谓赢得了非同寻常的成功。同一天,他所在的中队却损失了5名飞行员,其中就包括中队长布谢尔坠地被俘。显然,塔克又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这样一来,塔克成了中队里军阶排位第二的人,次日就要担负起第92中队临时中队长的职责。很快,战友们就感受到了新领导的风格,塔克上午带队出发时,改用了一种较松散的编队,这并不是因为塔克对于紧密队形存在“心灵阴影”,而是他觉得:“我们中规中矩的编队战术,在面对更富经验的Bf109飞行员时,其实全无用处……”   接近敦刻尔克时,塔克第一个看到了德军机群,那是约20架Do17轰炸机,旁边是负责护卫的Bf110。随行的一个英国皇家空军“飓风”中队扑向Bf110,塔克则带着“喷火”冲向Do17。他在350米的距离上弹无虚发,相继打下了2架德国轰炸机。就这样,在24小时之内,塔克连续取得5个空战战果,一举成为王牌飞行员。
      时光进入6月,王牌飞行员塔克奉命前往英格兰南部的范恩堡,职责是检视1架刚缴获的Bf109E战斗机,接着驾驶这架敌机和“喷火”进行了实战模拟对抗。在提交书面报告里,塔克承认:“Bf109无疑极其令人愉悦,虽然不如‘喷火’那么灵活……但是飞得更快,整体性能更出众。”塔克还将这次模拟对抗视作一段宝贵的经历,“当你坐在敌人的座舱里时,是有助于你从中摸索出对付它的办法的。”
      还是这个月,另一份特殊的幸运眷顾了塔克。鉴于其出色表现,塔克在6月11日获颁优异飞行十字勋章。17天之后,他从英王乔治六世的手中接过勋章和颁奖令,颁奖令上写着:“在5月的激战中,该军官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勇气。”
      不列颠上空成名
      塔克的成功在7月和8月的不列颠上空得到延续,他的中队加入了驻扎英格兰东南部的第11战斗机大队,本人则在8月13日打下了1架德国Ju88A轰炸机,14日又打下2架。
      4天之后,塔克前往位于伦敦东南的诺索特机场拜访友人。此行恰逢德军前来空袭,身为客人的塔克却拒绝进入防空掩体,而是“借”来1架飞机,升空后从容打下1架德国轰炸机。不过,他的座机也被敌机“狠狠地击中”—— 先是油箱部位中弹,接着螺旋桨叶被打断,不得已,他在距地面仅150米高才弃机跳伞,伞包几乎在着地的一刹那才打开。住在塔克降落点附近的康利沃斯爵士闻讯赶来,欣然邀他在归队前共进了下午茶。
      到了8月25日,塔克带领一个小队前往英吉利海峡,救援一艘正在遭受空袭的货船。结果在距英国海岸线25公里的海面上,塔克成功地将1架Do17轰炸机打落坠海,不过他的“喷火”座机随即陷入了发动机熄火的险境。
      好运气再一次“笼罩”塔克,驾驶着这架无动力的“喷火”,塔克仅凭滑翔就成功地飞回英国上空。在迫降过程中,这架“喷火”朝着一堵坚固的石墙直冲过去,最后就在即将撞上的时候,安全地停在了草地上。
      这次冒险也是塔克在第92中队的最后一次出击。9月11日,正值不列颠之战的高潮期间,塔克晋升上尉,调任第257中队代理中队长。对于塔克来说,这次任命带给他两点不适应:其一,装备不得不换成“飓风”战斗机;其二,第257中队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损失惨重,以致士气低落。
      12日一大早,塔克就驾着1架“飓风”升空,希望能早日熟悉这种机型。不过对于这位飞行“喷火”超过1000小时的王牌飞行员而言,这次经历并不美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塔克后来自述道,“在飞过‘喷火’之后,‘飓风’给我的感觉有如空中的砖块,或者说,是一匹笨重的农场种马。一想到不得不驾驶这种东西去追赶Bf109,就简直让我心碎。”不过,这只是最初的印象,经过多次试飞,塔克也逐渐发现了“飓风”的优点,那就是稳定性好且易于操纵,抗击打能力也相对较强,“用它来打轰炸机,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也是从12日开始,塔克全力以赴地开始训练新中队的属下,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他们的自信和士气。白天,塔克让部下们进行高强度的模拟对抗演练;晚上,塔克利用德国飞机的模型,详细讲解它们的射击盲区和本方恰当的攻击战术。
      塔克的努力没有白费,几天之后,整体焕然一新的第257中队出现了。高兴的塔克立即通知上司第11大队:本中队已经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听候调遣!
      调遣令随之而来:9月15日,塔克率全中队飞赴伦敦以北空域,同另外两个“飓风”中队(第17和第73中队)合编成一个联队,在他的统一指挥下作战。结果就在15日下午,这个“飓风”联队便遭遇了由He111、Ju88、Bf109、Bf110混编成的德国机群,一场大混战开始了。
      当时英军是从比敌机更低的不利位置发起攻击,塔克便毫不迟疑地选择爬升,在这个过程中,Bf109不断居高临下地射击,塔克却仍然毫无顾忌地继续“钻升”,其目的只有一个—— 尽量节约弹药,重点对付轰炸机。在接下来的交战中,塔克如愿以偿,打下2架敌机。降落后,他似乎忘掉了爬升过程中的惊险,对前来祝贺的战友们说:“这没什么,只是我走运而已。”
      塔克确实经常走运,但空战不可能仅靠运气,当时伦敦一份报纸的评价可谓中肯:“面对不时而至的死神,他并不是仅靠蛮勇作战,而是始终与冷静、精准和高超技巧为伴。”
      新飞机和新任务
      新年到来之际,又有新的荣誉在等着塔克。1941年1月28日,塔克获颁优异服务勋章,这是英国勋奖体系中仅次于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崇高表彰。作为对这份荣誉的回报,战至当年3月,塔克的空中战果已经达到了22个。
      之后,第257中队开始换装,原先的“飓风”Mk I型被Mk IIC型取代,两者的最大差别在于机载武器,后者由8挺机枪升级为4门20毫米机炮。对于是否采用20毫米机炮取代机枪,当时在皇家空军中还存有较大争议,塔克则坚定地站在了力主换装一派,因此他的中队成为最早装备机炮版“飓风”的少数几个中队之一。从6月开始,塔克的中队加入到对西欧北部(即法国、比利时、荷兰)空域的袭扰性出击,以积极主动的表现证明,“飓风”选择机炮是明智之举。
      不过在6月21日,塔克又面临危机:座机在英格兰东海岸外被3架Bf109追杀。其中第一架Bf109在抢先射击后,因失误飞到塔克的“飓风”前方,被塔克一举击落入海。接着第二架德国战机从“飓风”下方掠过,塔克当即俯冲追击,最后在距海面不足20米的高度上开动机炮短促急射,成功命中。
      正当塔克拉起机头,从第二架敌机坠海所激起的水雾中穿出时,第三架Bf-109从左侧直冲过来,击中了塔克座机的机头。塔克立即勇猛还击,同样击伤了这架敌机,迫其离开,不过他也只能选择跳伞了——这时座机已经成了一团火球!塔克依靠贴身的救生衣,在英吉利海峡里漂流了两个小时,之后被路过的驳船救起。   幸运女神再次眷顾了塔克,不过他的一位亲人却无此运气。在海峡获救后不久,塔克驾机拦截1架落单的德国轰炸机,在他的“飓风”不断开火之下,那架德机没飞到目的地就在野外匆忙扔掉炸弹。这本来是一次成功的拦截,只可惜炸弹落下的地方刚刚搭建了英军新兵训练营,里面有一名受训者被炸身亡,而他正是塔克的姐夫。
      到了7月,塔克不得不跟第257中队说“再见”,上级对他另有任用。第257中队的下属们都对塔克依依不舍,不仅是飞行员们,还包括历来被认为“低人一等”的地勤人员。一位勤务人员就这样说:“他从来都给予我们同等的尊重。”
      塔克的新职务是杜克斯福德联队的指挥官,手下有3个中队:驾驶美制P-39“空中眼镜蛇”战斗机的第601中队、驾驶“台风”Mk IA型战斗轰炸机的第56中队、驾驶“喷火”Mk V型的第12中队。联队的任务不变,还是深入欧陆上空,挑战德国空军。
      三个中队的装备差异较大,自然导致彼此的飞行速度和爬升性能不同。为了熟悉各种机型,已经晋升为少校的塔克也飞了一段时间的“台风”和“空中眼镜蛇”,感觉“台风”更出色一些。当然,最后他为自己挑选的座机还是“喷火”,这让这位成名于“喷火”的王牌飞行员有了“回家”的感觉。当解释为什么挑选“喷火”时,塔克兴奋地对第12中队的飞行员们说:“飞得更快,爬得更高,对操纵响应也更及时!”
      另一项新任务在10月交给塔克,不过这次不是打仗,而是讲话。原来,为了从美国争取到更多援助,英国皇家空军派出一个代表团赴美巡回演讲,希望赢得这个英语国家的共鸣,王牌飞行员塔克就是代表团一员。这次美国之行持续到年底,从成效来看,塔克在另一个“战场”也收获了成功。
      最后一次出击
      回国之后,塔克马不停蹄地赶往皇家空军比金山基地,接手驻扎在那里的新联队。这次他指挥的兵力增加到4个中队:第72、第91、第124和第401中队,清一色装备“喷火”,这自然令他非常满意。
      1942年1月28日,恰好是塔克获得优异服务勋章一周年之际,他驾机从比金山基地飞赴欧陆上空,执行常规袭扰任务。谁都没想到,这是他在二战期间最后一次出击。
      那是一次双机行动,塔克带着僚机低空飞越英吉利海峡,成功地避开了德国雷达探测,深入法国海岸线之内,目标则是内陆一处蒸馏厂。两架“喷火”很快来到目标上空,把厂区打得爆炸起火。完成任务后,塔克他们继续沿着一条公路边飞边打,一路扫射了卡车、高压电线杆等一切能看到的有价值目标。突然,塔克发现了一处交叉的铁路,一座城市的轮廓逐渐出现在前方,他判断那是布伦港,而且周边密布着防空火力。
      塔克原本打算返航,但又发现城郊铁路上停着静止的火车头,这可是相当有诱惑力的目标!他发起了攻击,很快将火车头打爆,激起了冲天的蒸汽,而就在塔克驾机从这片蒸汽烟云里拉出时,却遭到埋伏在附近的德军20毫米高炮的交叉射击,“喷火”的发动机瞬间就被命中,喷射出的油污溅满了座舱风挡。由于高度太低而无法跳伞,塔克只得奋力拉开座舱罩,勉强找到一片空地,实施了迫降。
      德国士兵蜂拥而来,本想暴打塔克一顿,但塔克再次被幸运“笼罩”。原来,在“喷火”此前的攻击中,地面上1门20毫米高炮的炮管恰好被射进了1发来自“喷火”的同口径炮弹,结果炮管爆裂成香蕉般的模样。德国人以为那是塔克有意为之,便在一片“枪法这么好的汤米(英国大兵)!”赞叹声中,礼貌地把他带走了。
      英国王牌飞行员塔克被俘的消息,很快惊动了将指挥部设在附近的一位德国空军军官,那就是声名显赫的王牌飞行员阿道夫?加兰德上校,他马上把塔克邀至圣奥梅尔,与自己共进晚餐。说起来,他们还是战场上的对手,曾在1941年法国上空“碰面”一次,而且两人还分别击落了对方的僚机。这次见面后,两人却如同故友相逢般亲切交谈着,最后加兰德说:“这下,你就不用继续拿你的生命冒险了。”
      传奇后记
      塔克次日被送往莱比锡战俘营,之后又转往柏林郊区的一处营地,在那里竟然遇见了他以前的中队长布谢尔。1943年秋天,塔克、布谢尔等200多名盟军飞行员筹划了一项重大越狱行动:计划挖通一条长120米的地道,潜出牢房。
      1944年3月24日,76名飞行员成功地通过那条地道越狱,而塔克似乎有些不走运,就在地道挖成前夕,他和另外18人被转移到波兰境内的战俘营。但接下来的事实证明,幸运仍然伴随着塔克—— 德军随后发起了大搜捕,将73名越狱者抓回,并且将其中50人枪杀,死难者包括布谢尔。这起悲剧事件后来被拍成电影《大逃亡》,1963年上映。
      在波兰的塔克没有放弃求生欲望,终于在1945年2月1日成功逃脱,随后遇上了向西挺进的苏联红军。这次,塔克在儿童时代向家庭保姆学来的俄语派上了用场,消除误会之余,还和苏联士兵们并肩作战一段时间。之后,塔克被送往莫斯科的英国大使馆,然后乘轮船平安回家。
      二战结束了,1946年塔克晋升为中校,又在1949年5月13日退出现役。可以说,塔克已经经历了太多,于是他为余生选择了“平静”:来到肯特郡的乡下,过起了隐居生活。此后,他只在1969年一度成为公众关注人物:当年出任空战电影《不列颠之战》的技术顾问。有趣的是,这部影片的另一位技术顾问正是他的德国好友加兰德,两人的友谊在片场里又进一步升级:塔克成为加兰德的儿子的教父……
      1987年5月5日,一直与好运相伴的塔克离开人世,去向幸运女神致谢,享寿70岁。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