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前教育
  • 小学学习
  • 初中学习
  • 高中学习
  • 语文学习
  • 数学学习
  • 英语学习
  • 作文范文
  • 文科资料
  • 理科资料
  • 当前位置: 雅意学习网 > 高中学习 > 正文

    守望先锋手游 [守望的风景]

    时间:2019-05-15 03:22:43 来源: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

      童年的眺望  龙成鹏(以下简称“龙”):你对故乡的印象如何?  唐皓驹(以下简称“唐”):我对整个故乡的回忆,能想到的只有三个东西:美丽的天空,凉爽的微风,还有我常年坐在竹椅上的奶奶。龙:你在那个地方呆了多少年?
      唐:我12岁进城读初中,毕业后又到玉溪读中专。上了一年我退学,辗转到昆明上学,那年我17岁。
      龙:你说你在家乡喜欢爬山,登临高处,遥望远方。那时登高只是想看一看还是想走出去?
      唐:当时我哪有什么想法?那时候我就想看一看,觉得心里舒服,我睡在山顶上,看着天空,看着远方。除了爬山有时候我也会去田野上呆坐几个小时。
      龙:你想看的那个远方,有没有一个尽头?
      唐:远方应该是没有尽头。但我从七八岁开始,我喜欢一个人,站在高处的地方,往远处看,一直这样看。电影《母与子》(俄罗斯电影,导演索科洛夫),男主角听到了一段汽笛声,一段火车声,让我深有感触,为什么会如此?汽笛和火车,都是通往远方的东西,这些唤起了我在童年的记忆。
      龙:通过登高望远获得的是一种快感,你仿佛获得某种自由。这种自由,并不是人改变了自身,而是体验到了不同。在这个意义上,观看本身就意义非凡。我们回到电影的话题,某种程度上,我们看电影就像登临高处看到别处的生活一样,我们未必想占有它,即使只是那样端详,凝视,或许也已足够。
      电影的初体验
      龙:最早看电影是什么时候?
      唐:我记不清,大概七八岁的时候,看的是露天电影。
      龙:那个时候看电影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唐:人多,好玩。记得小时候的一次露天电影,影片放映前,一部教妇女正确使用安全套的科教片,引发了全场骚动。口哨声此起彼伏,紧接着就放《大篷车》。现在我想那时很多人的心思应该都没在电影上,还停留在安全套的科教片上,反正我是那样的。电影散场后,只见许多青年男女纷纷钻进了路边的小树林里。上了初中以后露天电影好像突然消失了,紧接着就有了VCD,可那时我们家还没有,大部分都是通过电视来看点电影,有部电影叫《叶塞尼亚》,我很喜欢也记得很清楚。中央台有个国际影院和正大剧场的栏目经常会放一些世界名著名片,放《基督山伯爵》、《雾都孤儿》这样的电影,每个礼拜我都不会错过。
      昆明:录像厅与VCD
      龙:你17岁来昆明,读的是经管校?
      唐:对,那是个很有意思的学校。班上什么人都有,有生了孩子的,有离了婚的,有成绩很好谈恋爱被开除的,有些是找不到地方上学,看到宣传海报就过来的。很杂!全云南省每个地区的人都有。在这里上学就像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垃圾处理场,那些带“毛刺的玩意”最后被磨的光滑无比,现在还成为了比较大的老板。有些本来是瓷器的,在这个垃圾场里这么一搅合,碎了,现在还在不停地换工作,悲惨啊!我倒是很习惯这里的学习和生活,觉得挺舒服!当然也结识了几个很好的朋友,现在我们还经常聚在一起喝喝酒。我们这些朋友学习成绩都很差,也不努力,经常逃学去校外的录像厅看电影,很是痛快!上学的这三年还真看了不少片子。
      龙:那时候学校边上有录像厅?
      唐:有,有好多家。那时候有四五家录像厅,我很喜欢其中一家,碟子比较多。楼下有个大厅,楼上有小厅。大厅可以很多人一起看,在小厅可以自己选片子。我每次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包楼上的小厅,看自己喜欢看的片子,不受限制。我的生活费大部分都花在那个地方了。
      龙:那个年代有什么样的电影?都是录像带?都看些什么片子?
      唐:已经是VCD了,那时候看的都是香港片,也有些欧美片零零散散地看了一些。倒是有部片子我印象很深刻,那也是我看的第一部韩国电影,叫《生死谍变》拍得挺好的,现在看还是很好看。现在你问我那时候
      看的什么片子,我根本就记不清,就知道那时候看了很多片子。跟你说一个好玩的事情,有一段时间,放《星语心愿》那个片子,整个录像厅里有很多人在哭。
      龙:女孩子哭?
      唐:男的女的都有。我和我一男同学出来后,他的眼睛血红,我就知道哥们被感动了,后来再看他连毛衣都哭湿了,太好玩了,那时气氛很好,现在看片子没以前那种热情了。这哥们叫苏建新楚雄人。其实当时我看完以后,还是对爱情有了点冲动,就想啊哥们什么时候在水池边树林里也能有个姑娘在等着啊!可是又觉得这样想很滑稽。
      龙:你是在哪一年毕业?
      唐:2001年。
      龙:毕业之后,去干嘛了?
      唐:呆在昆明,找了个工作一个多月后被开除了。被开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去找工作,闲来无事就看片子,从早到晚地看不间断。每天平均要看差不多五部电影,我居住的附近的碟铺里的片子半年内就被我给看完了,没片子看,就到音像市场去淘,去很远的地方去租借,到处走,走到哪儿租到哪儿。那段时间,就这么看,什么片子都看,各种类型的片都看。
      龙:那个时候在路上走,你都怀着一个什么感觉?
      唐:第一是为了找音像店,其次么就是看人,看建筑看街道。就像个“游侠”。
      龙:你过去看电影和现在,是一样的方式吗?
      唐:看电影的方式倒是没变,可是心境变了,思考的方式也变了,以前是为了娱乐,王贝在是为了学习,现在也在试着写点故事。
      拍电影,起了这个念头之后
      龙:从哪个时候就想着拍点东西,这个念头是怎么起来的?
      唐:因为一直被某些电影感动着,加上我是个喜欢讲个故事的人。
      龙:你准备什么时候用影像把你的故事讲出来?
      唐:现在还没有太细的规划和安排,现在工作很忙,只是偶尔还是在写点故事。
      龙:你想讲一个什么故事?
      唐:其实是几个故事,可是都还没完成,我现在还在写四兄弟的故事,那是个有关青春和记忆的故事。1998年我认识了四个朋友,他们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传奇的经历。所以我一直都很想把他们写下来。现在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依然还是那样地传奇!
      龙: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我很好奇。   唐:他们都是昆明人,三个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有一个是孤儿,小学上完就辍学了,12岁进入社会。打架杀人,抢劫盗窃,贩毒,只要是坏事他们什么都干。出狱的这哥们现在转行去了IT业了,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
      城市,风光不再
      龙:那个时候在城市晃荡,你对城市有什么看法?
      唐:第一个感觉是离开了家乡,逃离了父母的管制,我自由了!城市给了我很多新奇,形形色色的人,错综复杂的街道,我很喜欢!今天我走这条街,明天我可能会走另一条街,我有选择,不像以前在老家,只有这么一条路。你要走,必须得走。
      龙:这个就是大城市的好处。让你不断有新鲜的东西。
      唐:看到的人多了,接触的人也多了。
      龙:你看到这些陌生的东西,你是觉得新奇,兴奋,还是觉得懵(头晕),无所适从?
      唐:都有,当时我到昆明的时候我指着市中心的一个公园发誓:我一定要在这建一栋我自己的楼。
      龙:很有主人翁意识。
      唐:到了昆明的第一天,我觉得这个城市是我的。我没有迷茫过。我的迷茫是在2011年,2011年第一次迷茫,我到昆明十四五年后,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在城市找不到方向。
      龙:这个是什么原因?
      唐:压力。经济上是个问题,做生意亏了,欠了一些债。但还有更重要的,理想方面的问题。理想离我越来越远,现实也离我越来越远,生活幻想更离我越来越远。我不知道我还能干嘛,突然问,就让你感到无所适从,根本找不到任何方向。不想吃,不想睡,觉得整个天空是灰的。别人和你聊天,你觉得很烦;你自己坐着,呆在家里面也烦;看电影,也烦;你走到大街上,觉得吵吵嚷嚷的,更烦。你自己安静一下,开车去西山,转一圈,看着那些树木,那些鸟,也觉得烦。我觉得我的眼睛里面容不下任何东西,脑子里面装不下任何东西。但是我在问我自己,是不是因为金钱的问题,答案最后又不是。
      龙:这个状态你讲得很好。我有一个体会,我们在跟现代文明,现代城市接触的时候,有那么一个时刻是最美好的,但随后,随着自身的改变,开始有种焦虑,你开始意识到这个东西是别人的,你只能乞灵于幻想。欲望构成了跟现实的一种焦虑的关系,而这个过程某种程度上催生了我对电影的认同。无论自己是作为观众,还是作为电影创作者,电影都起到慰藉、麻痹和满足虚荣的作用。
      电影,能否救治生活?
      龙:我觉得你跟电影的关系是一种守望的关系。你后来看电影的经历某种程度上,和你小时候仰望遥远天边一样,有相似体验,或者说电影不过是另一种云霞,供你幻想,张望。现在,虽然不再有爬山这种常规的活动,但你的生活里多了碟片,你可以在荧幕上眺望别处的风景。但问题是你的这种眺望本身,是否已经改变?
      唐:我是没爬山了,我为什么不去爬山,是因为我心境变了。龙:怎么变了?
      唐:不知道,感觉老有东西压着你,压着神经压着额头,睁不开眼睛,看不出去。我看这些风景,觉得已看不到了,我的眼光就只能看到很近的地方,而且能看到的地方都是灰的。
      龙: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觉得很沉重?
      唐:悲凉,难受。很多东西都变了,就像你以前喜欢的美味,现在吃起来苦涩无味。我现在爬山就是这种感觉。以前我经常凌晨3点钟开车去西山,五点钟的时候,可以在慢慢散开的薄雾中看到滇池,云雾缭绕在城市的高楼之间,五点半可以看到日出,一切都很美!现在我再去西山,就感受不到那种美了。有一天我一早出门,一阵微风吹过来,我突然感觉心胸被打开了,可是仅仅维持了几秒的时间,又瞬间给关闭。至今,这种打开的感觉,再没有过。以前,我开车去外地,我喜欢开着窗户,让风吹进来,会经常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但现在没有了,我仅仅是感觉这股风肷得我很冷!
      龙:改变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唐:发生了很多事,忽然间就改变了。从小我就是爱幻想的人,可现实生活让我不能沉浸于幻想,我就在幻想和现实之间徘徊。既不能全身心的进入电影的幻想世界,又不能完全忠实于生活,受限于生活,我一直平衡不了,现在的我就像《母与子》里的男主^公一样向往着自由,可又被困住了,有了枷锁,无祛挣脱。现在的我已经听不到那汽笛声了。
      龙:这种时候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解脱,看电影可以让你暂时地走开吗?
      唐:我不知道,电影有时候对我来说,是调味剂。有时候,进入的时候,又像生命一样重要。有时候只是一碟下酒菜,有时候又感觉它是如此的真实,好像它支撑着我继续生活。所以我分不清电影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感觉缺了就不行,但是它的存在好像对我又是一种伤害。它不能只是一种兴趣或者业余爱好,对我来说,它应该意味着更多。
      龙:你不单纯只是一个看电影的人,你想做电影,拍电影,想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
      唐:我是想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可我又不能用别的媒介表达,而且刚好影像的东西,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一直想成为导演,想把我心里的故事讲出去,想倾述,想让很多的人知道我要表达的东西。
      龙:这种东西在没有实现之前,就变成了一种伤害?
      唐:这种伤害,其实不是电影给我的伤害,是我自己的犹豫。我想到一部电影《紫雨风暴》,一个女孩子临死的时候这样说,“其实我们有选择”。我一直会想起这句话。很多时候我都会用这句话来鼓励我自己,“我还有选择”。生活可以照样过,梦想不能丢。看《母与子》,几十遍了,看完以后我都很悲伤,可是我觉得又很舒服。它对我影响很大,我都没去看什么新片了。当然很多电影院上映的片子,我也会去看,可是看完都过了,回到家你还是要把那张碟(《母与子》)放进去,因为我要放着那个片子,听着那个声音,风吹树叶的声音,才能睡得着,才能睡得踏实。
      龙:最近还在看片吗?
      唐:没有,不想再看了,现在我只看一部片子就是《母与子》。
      龙:那个电影看了多少遍了?
      唐:有一百遍了吧。有时候我不是在看,我是在听。风吹树叶的声音,你在很多电影里面都能听到,可是在这部电影不同,你听到的那个风,是仿佛是从外面的世界,从遥远的地方吹来,它带来了外面的气息,我闻到了,吹进了我心里面。所以,我睡觉的时候,就听着这样的声音,觉得自己随风而去,去了远方。其实,我喜欢爬山也是为了这种风,我想让风把我带走,也让风从别处带来其他的东西,穿过我的身体。

    • 文学百科
    • 故事大全
    • 优美句子
    • 范文
    • 美文
    • 散文
    • 小说文章